Oo柏說oO

願望

是的,我今天要發一個願!


我要開始改變,變成我一直想成為的人。

我要變好,不論心理還是生理都是,再也不用緊張到吃不下飯,笑口常開又有許多鬼點子的人,能夠跟昨天的自己說:「你做得不錯!」,並且自信地告訴他:「我每天都在進步。」


謝謝昨天、

寫下今天、

加油,你不是要更有勇氣一點?

那就,為了明天。


致過去的我們


*慎點

---------------------------------------------------------------------

還記得那時的我們好傻好天真

我用極不流暢的邀請引起你的注意,一句「可以陪我去廁所嗎?」在心裡預演好幾次,舌頭也打結好幾次,卻是異常認真地把這句話說出來,因為這是我們的開始,是我終於靠近你的第一步。

後來你笑著回憶起那天,說我當時太突兀太緊張,我想是啊,哪時候我在你面前不緊張的?每天都是。

每一天
每一秒
每一個片段

陽光拂過你的臉頰,你回眸低頭掬起一朵笑容,動作行雲流水天衣無縫,我被煞得一時忘了陽光的反射,卻讓清風帶起一片烏絲,來不及捉住,便任由它打在臉上,像山中的細流,蜿蜒卻奔騰,可惜這樣完美的景色,我卻不是唯一的鑑賞者。

誰讓你第一次考試便得全班第一

誰讓你一開口的音律就讓我沉醉

誰讓你筆下令人羡妒的書畫文采

誰讓你…

誰讓你這麼像天之驕子讓我無法自拔

因為你有這麼這麼多的優點,我才以為…

我才以為你不會為愛情沉醉

成也在我,敗也在我

何苦當年。

爸爸這個笑容太戳我了!!!!!!

拜仁拿下德國超級盃

恭喜老爺!賀喜夫人!

《屍者的帝國》隨筆

        

          當初我在閱讀屍者的帝國的時候,曾認為他是一部不能引起我興趣的小說, 充滿了各種偽科學和許多歷史人物、理論與書籍的引用, 艱澀的詞彙和誇大的妄想讓我感到沉重,以及跳躍的思考和過多推理, 彷彿內容虛幻或全憑讀者想像,故事舞台由英國轉移到阿富汗,又轉眼間跳到日本, 故事的大幅變動像是要干擾我的閱讀興致。
    
          但閱讀到中後段的我, 逐漸對於世界觀又或者說是靈魂,有了更多的想法, 就像是繆思女神一樣,源源不絕有趣的點子或是猜想讓我樂在其中,確實是這本書的魅力。學過程式語言的人或許可以嘗試一下,試著把有關的邏輯思維帶入到屍者的帝國中,是有些矛盾和相似之處的,畢竟這本書裡頭的屍者就像是我們生活中的機器人(AI技術)一樣,能夠被操控而且外表接近人類,就連不斷被提出「三原則」也是一模一樣的。

         活人和屍者的「靈魂」到底有何不同?老實說,我不知道答案,但是我認為我們的靈魂也有可能是很早之前就被某個被稱之為「神」的傢伙創造出來的「情感模組」,並且經由自然的演變逐漸進化而成。如果人類繼續進化下去,也可能哪一天就變成了屍者,成為方便又好用的工具不是嗎?

某一天emerged的歌詞

其實不想分開       其實才不是沒事了

「是騙你的啦」「真笨啊」

希望你能笑著這麼說

但是怎麼可能呢

最後至少     Stay Cool

不這樣的話一定

會忍不住留住你

從23話的發言順序可以看出個人的自信程度, 除了第一個被捧的卡拉馬子以外,順序是3>1>4>6>5, 其中拍馬屁的功力5>>>6>4=3>2>1, 除了14講話非常好聽以外(您的高級拍馬屁技能已點滿), 弟弟們拍馬屁的功力都比哥哥們好~~

十四:(卡拉)當名模
卡拉:那就去當吧
全體(拍馬屁氣勢全開):感覺不錯
(這裡居然連一直針對卡拉的一松都誠懇的讚美卡拉了, 第二季的待遇還真不錯啊,不憫屬性都沒了!)
輕松:那我呢?(我還以為這裡是他自我意識過高,但馬上被打臉)
卡拉:(卡拉真的對輕松很不一樣欸,又是說他是兄弟們中最正經可靠的,又是送情人節巧克力的,現在又第一個站出來吹輕松,看得我墨鏡都要碎了ww) 內閣總理大臣
全體(拍馬屁氣勢全開):感覺不錯(太好了,輕松,大家都認同你欸qwq)
小松:那我呢?
一松:公司總裁
全體(拍馬屁氣勢全開):感覺不錯
一松:(什麼?!一松你居然這麼開朗?)那我呢?
椴松:醫生(這設定超好吃)
十四出現:懂得他人的痛苦 做人溫柔細膩 (超甜…!!!!!!!!!!!(*´ω`*)
全體(拍馬屁氣勢全開):感覺不錯
椴松:那我呢?
十四:名流貴族
全體(拍馬屁氣勢全開):感覺不錯
小天使壓軸
十四:那我呢?
椴松:奧運金牌選手
全體(拍馬屁氣勢全開):感覺不錯

查看 @heroaca_anime 的推文:https://twitter.com/heroaca_anime/status/953437303266922496?s=09

二期少了六胞胎的小世界

#一期=第一季#二期=第二季
#批評的成分很多很多

       我覺得我喜歡一期的原因是有許多六胞胎表裏個性的呈現,最明顯的莫過於カラ松的塑造,表面自戀又不知道變通,實際上溫柔而且對於尼特和就職都有好好腳踏實地考慮過並不是腦袋空空。
相反二期就少了很多這種可以玩味的地方,直接表現出了松們真實個性,例如:第二集的超洗劑,可以看到六棵松的各自的性(內)格(臟)。
        我覺得相較一期可以自行推理理解的方式,二期這种表現方式就少了讓觀眾一看再看的動力。可以說一期是先引起我們的好奇心,使觀眾渴望獲得動畫的資訊,例如各種各種六胞胎的分析&棕色和藍色的人物線條等等討論,都可以廣泛地受到關注。
二期卻相對地沒有可討論的爭議點,雖然也有令人不寒而慄的人性黑暗與各種cp發糖、諷刺現代對科技的依賴,但都沒有一期來的深刻,缺乏觀眾一點一點地探討「阿松先生」這部作品的過程,二期的人物個性已經塑造完成,並沒有更多線索可以讓我們看到六胞胎的變化,所以每一集之間沒有關連和可比較性。

好了,終於可以回到正文!
標題提到的是「六胞胎的小世界」

        雖說是六胞胎,但六個都是尼特,所以討論的主題也就圍繞著尼特世界打轉。

      一期是從第二集才認真開始演(第一集真的太奇妙),但第二集就出現「主線劇情」——六胞胎「求職回」,即使第二集就開始求職了,但六胞胎還是沒有任何一個人有工作,才會出現後面的「被扶養爭奪戰」,往後的主線也可以說是六棵松們在尼特/工作中時好時壞的循環拉鋸戰,製作團隊對「尼特」一詞有深刻的定義,他們不僅僅是尼特,還是「一群想要擺脫社會最底層的尼特」(可能おそ松除外,詳見第二十四集),他們有各自的努力方式,有的是努力打扮外表以求脫魯,有的尋找工作,有的偽裝自己欺騙他人(有的連自己都騙過去了(沒錯就是チ開頭的那個松),有的已經放棄掙扎。

        但他們心中都是希望成為被人愛著、有用的人,渴望被關注,而不是默默無名社會底層的尼特。(主角卡丁車賽每個人都有說出自己想成為主角的理由)

       從「想要擺脫尼特」這個夢想開始,主角們就不斷地經歷挫折,トド松打工約正妹的夢想破滅,十四松和彼女也沒有後續,チョロ松看再多求人雜誌也沒用,這些失敗經歷多了,累積起來的不是經驗值而是壓力。

     這也是チョロ松自(我)意識膨脹的一個原因,但經過第十九集的自我意識過高和反省之後チョロ松的確如夢初醒重新做人,在第二十四集成為脫尼特的第一人,チョロ松的一小步,成為六子跨進社會人生活的一大步。(虐死人不償命,但不一定是Bad End,或許只是陣痛期,等他們每個人都有工作之後就會像松女們那樣歡樂了)

      話說回來二期不僅沒有主線劇情,每一話都像日常,還打破了六胞胎小世界,將松粉、現實中的主持人/藝人、錄音室的工作人員、六胞胎的替代演員等等其他非動畫中的人物給加進來,不是說像綜藝節目不好,但有三大缺點:

①不是日本人就看不懂其中笑點

這點相信多數人都能感受到,玩的哏太內地化。

②難以維持動畫中的氣氛

一旦要加入非動畫的角色,就無法維持架空世界的規則了,一個簡單的比喻:要是火影忍者裡面出現Apple的CEO,觀眾立馬出戲!雖然おそ松さん是日常番,但是打破次元之牆和現實世界連結的後果和影響是無法計算的。

③六胞胎的戲份減少

這一點的原因和上一點相同,一旦加入其他角色,六胞胎的戲份就會被壓縮,可看性也下降(這一季嫌味都比較像主角),六胞胎自個兒互動的小圈子也擴大為向全世界/日本互動,跳脫了動畫角色覺得就少了一種醍醐味。(正面影響和負面影響都有)





------------------------------------------------------------------------
但即使如此也覺得這禮拜的第14集值得一看

希望這部動畫能夠越做越好

關於おそ松さん第二期第8集

『達悠回』
最後製造出來的是「一坨屎」, 是不是在諷刺哪些妄想能夠成為神或是以為能夠製造出神或終極武器的科學家呢?
也許跟未來超科技背景下的攻殼機動隊諷刺的一樣呢!達悠和Cutter一樣是純粹利用科技達成野望的壞蛋,無絲毫的人性,大量的人體實驗,只為了達成無聊的目的。
最後的下場只能說是自作自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