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o柏說oO

《屍者的帝國》隨筆

        

          當初我在閱讀屍者的帝國的時候,曾認為他是一部不能引起我興趣的小說, 充滿了各種偽科學和許多歷史人物、理論與書籍的引用, 艱澀的詞彙和誇大的妄想讓我感到沉重,以及跳躍的思考和過多推理, 彷彿內容虛幻或全憑讀者想像,故事舞台由英國轉移到阿富汗,又轉眼間跳到日本, 故事的大幅變動像是要干擾我的閱讀興致。
    
          但閱讀到中後段的我, 逐漸對於世界觀又或者說是靈魂,有了更多的想法, 就像是繆思女神一樣,源源不絕有趣的點子或是猜想讓我樂在其中,確實是這本書的魅力。學過程式語言的人或許可以嘗試一下,試著把有關的邏輯思維帶入到屍者的帝國中,是有些矛盾和相似之處的,畢竟這本書裡頭的屍者就像是我們生活中的機器人(AI技術)一樣,能夠被操控而且外表接近人類,就連不斷被提出「三原則」也是一模一樣的。

         活人和屍者的「靈魂」到底有何不同?老實說,我不知道答案,但是我認為我們的靈魂也有可能是很早之前就被某個被稱之為「神」的傢伙創造出來的「情感模組」,並且經由自然的演變逐漸進化而成。如果人類繼續進化下去,也可能哪一天就變成了屍者,成為方便又好用的工具不是嗎?

某一天emerged的歌詞

其實不想分開       其實才不是沒事了

「是騙你的啦」「真笨啊」

希望你能笑著這麼說

但是怎麼可能呢

最後至少     Stay Cool

不這樣的話一定

會忍不住留住你

從23話的發言順序可以看出個人的自信程度, 除了第一個被捧的卡拉馬子以外,順序是3>1>4>6>5, 其中拍馬屁的功力5>>>6>4=3>2>1, 除了14講話非常好聽以外(您的高級拍馬屁技能已點滿), 弟弟們拍馬屁的功力都比哥哥們好~~

十四:(卡拉)當名模
卡拉:那就去當吧
全體(拍馬屁氣勢全開):感覺不錯
(這裡居然連一直針對卡拉的一松都誠懇的讚美卡拉了, 第二季的待遇還真不錯啊,不憫屬性都沒了!)
輕松:那我呢?(我還以為這裡是他自我意識過高,但馬上被打臉)
卡拉:(卡拉真的對輕松很不一樣欸,又是說他是兄弟們中最正經可靠的,又是送情人節巧克力的,現在又第一個站出來吹輕松,看得我墨鏡都要碎了ww) 內閣總理大臣
全體(拍馬屁氣勢全開):感覺不錯(太好了,輕松,大家都認同你欸qwq)
小松:那我呢?
一松:公司總裁
全體(拍馬屁氣勢全開):感覺不錯
一松:(什麼?!一松你居然這麼開朗?)那我呢?
椴松:醫生(這設定超好吃)
十四出現:懂得他人的痛苦 做人溫柔細膩 (超甜…!!!!!!!!!!!(*´ω`*)
全體(拍馬屁氣勢全開):感覺不錯
椴松:那我呢?
十四:名流貴族
全體(拍馬屁氣勢全開):感覺不錯
小天使壓軸
十四:那我呢?
椴松:奧運金牌選手
全體(拍馬屁氣勢全開):感覺不錯

查看 @heroaca_anime 的推文:https://twitter.com/heroaca_anime/status/953437303266922496?s=09

二期少了六胞胎的小世界

#一期=第一季#二期=第二季
#批評的成分很多很多

       我覺得我喜歡一期的原因是有許多六胞胎表裏個性的呈現,最明顯的莫過於カラ松的塑造,表面自戀又不知道變通,實際上溫柔而且對於尼特和就職都有好好腳踏實地考慮過並不是腦袋空空。
相反二期就少了很多這種可以玩味的地方,直接表現出了松們真實個性,例如:第二集的超洗劑,可以看到六棵松的各自的性(內)格(臟)。
        我覺得相較一期可以自行推理理解的方式,二期這种表現方式就少了讓觀眾一看再看的動力。可以說一期是先引起我們的好奇心,使觀眾渴望獲得動畫的資訊,例如各種各種六胞胎的分析&棕色和藍色的人物線條等等討論,都可以廣泛地受到關注。
二期卻相對地沒有可討論的爭議點,雖然也有令人不寒而慄的人性黑暗與各種cp發糖、諷刺現代對科技的依賴,但都沒有一期來的深刻,缺乏觀眾一點一點地探討「阿松先生」這部作品的過程,二期的人物個性已經塑造完成,並沒有更多線索可以讓我們看到六胞胎的變化,所以每一集之間沒有關連和可比較性。

好了,終於可以回到正文!
標題提到的是「六胞胎的小世界」

        雖說是六胞胎,但六個都是尼特,所以討論的主題也就圍繞著尼特世界打轉。

      一期是從第二集才認真開始演(第一集真的太奇妙),但第二集就出現「主線劇情」——六胞胎「求職回」,即使第二集就開始求職了,但六胞胎還是沒有任何一個人有工作,才會出現後面的「被扶養爭奪戰」,往後的主線也可以說是六棵松們在尼特/工作中時好時壞的循環拉鋸戰,製作團隊對「尼特」一詞有深刻的定義,他們不僅僅是尼特,還是「一群想要擺脫社會最底層的尼特」(可能おそ松除外,詳見第二十四集),他們有各自的努力方式,有的是努力打扮外表以求脫魯,有的尋找工作,有的偽裝自己欺騙他人(有的連自己都騙過去了(沒錯就是チ開頭的那個松),有的已經放棄掙扎。

        但他們心中都是希望成為被人愛著、有用的人,渴望被關注,而不是默默無名社會底層的尼特。(主角卡丁車賽每個人都有說出自己想成為主角的理由)

       從「想要擺脫尼特」這個夢想開始,主角們就不斷地經歷挫折,トド松打工約正妹的夢想破滅,十四松和彼女也沒有後續,チョロ松看再多求人雜誌也沒用,這些失敗經歷多了,累積起來的不是經驗值而是壓力。

     這也是チョロ松自(我)意識膨脹的一個原因,但經過第十九集的自我意識過高和反省之後チョロ松的確如夢初醒重新做人,在第二十四集成為脫尼特的第一人,チョロ松的一小步,成為六子跨進社會人生活的一大步。(虐死人不償命,但不一定是Bad End,或許只是陣痛期,等他們每個人都有工作之後就會像松女們那樣歡樂了)

      話說回來二期不僅沒有主線劇情,每一話都像日常,還打破了六胞胎小世界,將松粉、現實中的主持人/藝人、錄音室的工作人員、六胞胎的替代演員等等其他非動畫中的人物給加進來,不是說像綜藝節目不好,但有三大缺點:

①不是日本人就看不懂其中笑點

這點相信多數人都能感受到,玩的哏太內地化。

②難以維持動畫中的氣氛

一旦要加入非動畫的角色,就無法維持架空世界的規則了,一個簡單的比喻:要是火影忍者裡面出現Apple的CEO,觀眾立馬出戲!雖然おそ松さん是日常番,但是打破次元之牆和現實世界連結的後果和影響是無法計算的。

③六胞胎的戲份減少

這一點的原因和上一點相同,一旦加入其他角色,六胞胎的戲份就會被壓縮,可看性也下降(這一季嫌味都比較像主角),六胞胎自個兒互動的小圈子也擴大為向全世界/日本互動,跳脫了動畫角色覺得就少了一種醍醐味。(正面影響和負面影響都有)





------------------------------------------------------------------------
但即使如此也覺得這禮拜的第14集值得一看

希望這部動畫能夠越做越好

關於おそ松さん第二期第8集

『達悠回』
最後製造出來的是「一坨屎」, 是不是在諷刺哪些妄想能夠成為神或是以為能夠製造出神或終極武器的科學家呢?
也許跟未來超科技背景下的攻殼機動隊諷刺的一樣呢!達悠和Cutter一樣是純粹利用科技達成野望的壞蛋,無絲毫的人性,大量的人體實驗,只為了達成無聊的目的。
最後的下場只能說是自作自受……。

【茂律】主題樂園
*捏造有
*pass神樹篇劇情
*借柯南Episode One梗(超重要,總之就是看完電影後的產物)
*圖是雜誌社的,廢人不會發純文,只好附圖再發(如果有人提出我會改的)
*稱呼不一可能造成閱讀困難
*L主囉唆深怕有遺漏,那麼以下走起!


...............................................
“ Nisan .”律一手拿著吉拿棒,一手抓住他的手腕,Mob心裡雖然想著不要跑這麽快啊,但還是跟了上去。

今天他們幾乎都是這樣移動的,他們跑過城堡的城門,中庭,噴水池和長長的石橋,他們穿過人群,情侶,觀光客和導遊,還有街道上好多未曾謀面的人,這些人都幻化成光影,在茂夫的身旁走馬燈似地掠過,Mob再也顧不得其他。
就好像……就好像什麼呢?

就好像,他的世界只剩下律一樣。

像慢動作一樣,

律隨著奔跑躍動的髮絲,

緊緊拉著自己的手臂,

這些細節都能好好看個清楚。如果這麼跟著律走的話,現在,或許真的能到達什麼奇妙的地方,精靈王國,或是REAL MAGICAL  WORLD的某一個角落,
Mob為自己突如其來的想法逗笑了。

29,28,27,26........
他聽得見數字跳動的聲音
12
11
10
  9
  8
  7
  6 
  5
  4
  3
  2
  1
  0!!走馬燈忽然停了!“ 唰! ”取而代之的是一圈圍著他們的水墙,使他覺得眼前的律和律的聲音全像被水隔著一樣,
“ 怎麼樣?哥哥。”
Mob努力把律的笑顏看清了,“ 嗯!”茂夫用力地點著頭,以至於律都覺得他哥快把脖子給扭了。
“ 真的…是……超
……喜歡!! ”總覺得他的弟弟是不是定格了一下,但又像是錯覺。

水舞早就結束了,但他還不能忘懷,一遍一遍回想剛才的情境,直到律叫他了,他才急忙用袖子抹一抹臉,跟了上去。

之後茂夫一直覺得自己的眼睛有什麼問題,每次tag律的臉的時候都會自帶背景和聲光效果,像是律抱著販賣區的大麋鹿布偶時,Mob差點一個衝動就買下了,還是影山律搬出媽媽羅剎般的表情才即時阻止了他;還有律偷吃茂夫手裡拿著的熱狗堡時,茂夫差點把嘴裡吃的那一口也掉出來………可是律玩得這麼盡興還是別告訴他好了。

3點55分         他們坐上「通往地獄入口的特快列車」然而與周遭不同,少年呆然的表情一點緊張感也沒有。

坐上去的時候各自系好了安全帶由工作人員拉下了保險桿,Mob下意識地感覺到了不對,剛剛還滿世界拉著他跑的律好像有點太過安靜了,然後他看見律的頭慢慢的低了下去。
“ ! ”他有點慌,律的肩膀些微抖著,茂夫平常不好使的腦袋突然在這一秒浮現了十幾種的可能性:是身體不舒服?還是太害怕了?要不要現在下車比較…………
臉上出了一層冷汗,比他在肉改部慢跑的時候還要多。
“ Ni……San ”Mob的心揪著,律的聲音聽起來很難受。
他頓了頓才說下去
“ 今天一直恍神呢…難道說和我在一起不開心嗎?”
“ 結果只有我一個人在期待嗎?”

“ 不是的,律! ”雖然想像中擔心的結果並沒有發生,但是茂夫沒想到自己的反應會使事情往反方向發展。

都怪自己太得意忘形了,沒有考慮到律的心情。茂夫手足無措地想道歉,卻冷不防對上抬起臉的律。
他的弟弟露出上下兩排整齊的牙齒“ 鏘!剛才的全·部·都是演技哦!”

其實影山律自己也嚇到了,要是再緩一會兒,他今天就要第二次弄哭他哥了。今天不知道怎麼的,覺得無論他做了什麼他哥都會無條件容忍他,所以才敢如此肆意妄為,但現在還是先做回那個「好弟弟」吧。

列車正在緩緩往上爬,無言的沉默瀰漫開來與列車上的緊張感相得益彰,一車的人只聽得到腳底下與軌道磨擦的咯喇咯喇聲。列車在最高點停住,高空的風把他們的瀏海吹得群魔亂舞,影山律小心翼翼地抓著把手,正在醞釀情緒。
其實另一邊也是,Mob想了很多,但是千言萬語到了嘴邊又組織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最後,他覆上律的手說:
“ 其實啊我/哥哥也很期待哦!”
律看著茂夫靦腆的表情說不出話來,明明剛剛已經帶著決絕的心情準備做回原本的自己和應付接下來809公尺的地獄深淵了,結果Mob突然說出這句話,讓影山律一下子忘了自己還在高空中,墜下去的時候毫無防備嚇得差點把心臟從嘴裡吐出來。

下雲霄飛車後,律腳步虛浮的走著,一把抱住攙扶他的哥哥,報復性的把自己的全身重量壓在他身上。



End
...............................................
p.s.這文就是個溫馨甜,在我這個文筆跟不上腦洞的年齡,可能不能完整表達出兄弟間那種明明是屁孩還老是為對方著想,笨拙的可愛∪・ω・∪(但是成熟的兄弟我也想吃ww)

1.其實有位我崇拜的大大也寫過類似文,撞題請見諒,讚美大大。
2.發文好像羞恥play,想鑽個地洞躲起來。
3.L主害羞易推倒,請溫柔對待(不過要來粗暴一點也可以)(完全是個M)